约瑟夫•斯蒂格利茨:世界经济遭遇三大逆风
作者:约瑟夫•斯蒂格利茨
2020-03-22
摘要:“倒挂”成为今年全世界的热门关键字。这个债市术语,市场普遍认为这是经济即将衰退的信号。事实上,不只美债殖利率的倒挂引发恐慌,从德国、英国到中国和日本,···

经济衰退的技术性定义是连续两个季度出现负增长,所以我认为全球经济还不至于陷入衰退,但是会放缓,且是大幅放缓。

全球经济正面临几大问题。首先,欧洲经济一直起不来,部分原因,是欧元制度存有一些根本性的瑕疵,另外还有欧洲的政治难题。意大利经济欲振乏力;英国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,已经对英国的经济和投资造成冲击,现在德国又将走入衰退,势必会拖累整个欧洲陷入经济停滞。

第二,中国经济也有很大问题。简单来说,中国政府轮流用一脚催油门,用另一脚踩刹车(紧缩货币);他们推动增长的方式就是靠举债,但我不认为这是可以稳定增长的基础。

第三,情势很明显,美国经济即将大幅放缓。特朗普政府在2017年12月通过了税改法案大减税,又在2018年初大举增加军事支出,不惜让巨额赤字进一步恶化,以短暂刺激美国经济。

特朗普减税的“升糖效应”已退

如今,减税带来的“升糖亢奋效应”(sugar high)退去。仓促推出的减税法案因为设计不良,撒出去的钱没有流入长期投资,而是被企业拿去买自家股票。结果,这些政策未能替美国经济奠定可持续增长的基础。

更令人担忧的,是特朗普的保护主义政策,包括了他跟中国的贸易战、他为了汽车关税争议,威胁要向欧盟发动贸易战,以及他对于“以规则为基础”的全球秩序体制,不间断的抨击。

今年,世界贸易组织(WTO)的上诉法庭将面临停摆的命运,因为特朗普刻意阻挡几位新法官的任命。所以,像WTO这种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组织,现在也遇上了危机。

我们常把法治挂在嘴上,因为它是所有经济和社会运作的基础,国际上同样也需要法治,而 WTO虽然有一些规则设计得并不好,但它提供的就是某种基本的法治。所以,来自欧洲、中国和美国的这几个问题,都是全球经济眼前遭遇的逆风。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将比去年放缓,而2020年的增长还会更弱。

我对未来前景倾向悲观,因为有许多负面因素正在给全球经济带来下行压力,即便有方法可以刺激经济,但有些国家领导人对经济抱持错误的看法。特朗普带来了高度的不确定性,这是他对全球经济极为不利的主因。

制造业回流?特朗普承诺落空

未来,制造业不会回到美国。我们不会重新回到50或60年代资本主义的黄金时代。即使中国不再像过去出口那么多的产品到美国,我们也不会把成衣业搬回国内,而是改从越南、孟加拉等地进口。

真正会回到美国的制造业,所谓的“回流”(onshoring),大部分也将是由自动化机器人来做的工作,无法真的为美国中西部或南卡罗莱纳劳工带来工作机会。所以,特朗普的承诺正在落空。

我不认为“全民基本收入”(uni-versal basic income)会是解决这些问题的答案。由政府定期发放定额的金钱给每个人民,确实能带来一些好处。但在我看来,政府的基本责任应该是要确保每个有能力、有劳动意愿的人,都有一份薪水不错的好工作可做。这样,我们就不用讨论是否需要全民基本收入。

金钱驱动,美国政治腐败

过去四十年,企业的权力和获利主导了美国的各种游戏规则。政治愈来愈腐败,愈来愈由金钱在背后驱动,到了完全失衡的地步。因为这样,我们的经济也日益失衡,劳工权利受到抑制。

全球化打压了劳工面对雇主的谈判能力,因此,我们必须改变全球化的游戏规则。公司治理也亟需改革,尤其是大企业CEO薪酬愈来愈高,受害的不仅是员工,还有企业投资。

另外,美国的创新体系能够成功,背后的推手一直是政府资助的基础研究和高等教育。讽刺的是,尽管美国经济有许多创新都是由政府资助的,但从这些创新得到的收益,回馈给人民共享的,却少之又少。

所以,应该让全民都能分享创新的果实,也许对企业征税,或针对知识产权调整等,我们必须找出更好的办法。

热门文章